朋友圈,真是一个很矛盾的提法。

上古以贝壳为货币,一串贝壳形似一“月”,两串即为“朋”。

《易·系辞下》:“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。”

日中为市,互通有无。以币为表,交换为里。过程公平诚信,才建立长久联系,因此为“友”。

日中之市,日落而散,明朝再继,公约而续之。(古董交易最初有独特的时间,夜暮点灯而聚,所以叫“鬼市”。)

这样特定场合特定目的特定时间的活动随人群集散慢慢稳定繁荣。所谓一年成聚,二年成邑,三年成都。当然有其他因素,但人的群落,没有“交换”,就没有发展。

“朋友”一词的产生,天然就有“共享”的涵义。它能包含之前的游牧渔猎的基于血缘部落的共享,它也能因引申的意义适应各个时代各种交往。因而长用常新,与时俱进。

因书信文章而聚,叫“笔友”“文友”;因饕餮而聚,叫“酒友”;因盟约而聚,叫“盟友”,因某一爱好而聚,叫“棋友”“琴友”“花友”“石友”“麻友”“游戏友”……

敢说真话,又有眼力看出问题,发心也是为你,叫“’诤友”,反之胡闹有余损人信心有余成事不足,叫“损友”;君子之交淡淡如水,纯朴忠厚 ,叫“素友”;专门放大你人性弱点,尽搞事还毫无原则口蜜腹剑,叫“佞友”,严重一点可以叫“朋比为奸”;时间比较长,为“恒友”,暂时相聚各在一方,为“暂友”……

进一步引申到交情。

我与你少时相识,是“总角之交”,“’竹马之交”。

年龄差距很大但彼此熟稔亲切,“忘年之交”。

无血缘而亲似血缘,是“世交”,“通家之好”。

见过一次,互不了解也不相涉,“一面之交”。

逆境时抱团取暖雪中送炭,“贫贱之交”,“患难之交”。

彼此没有利益链接,“布衣之交”。

利益大于友情,功利目的大于共同志趣,“市交”。

交情进一步深厚,仓廪实而知礼节,彼此有了“义”的升华,“刎颈之交”,“金兰之交”。

有心灵境界上的默契,又基于各种道德基线和自律不逾矩,“忘形之交”,“知己”。

……

所以,朋友一词,细思极广,细思不可开交。

而朋友圈,只是一个微信功能。

它应运而生。

互联网+,有了这个功能,更方便产生联结。省去了从前慢的时候,繁琐的社交程序和过程。

也更方便向一些亲密或不紧密的关系,展示自我,提醒近况。

而且几幅图一两句话,自己看着也舒服,特别方便的生活工作日记,抒发抒发喜怒哀乐,表达表达闲适,吐吐槽,偶尔思考点什么……点点手指就可以完成。

但副作用也是很大。

首先省下来的时间并没有多少,更不保证就花在真有益于自己的事情上。

反而有很多小麻烦。

本来只言片语就无法清楚完整,点赞算友好,也可能是轻讽,留言大家也尽量以轻松幽默为要,抓不住重点啼笑皆非时而有之。

这不算什么,有的回有的不回,有的回一两句,都可能产生不少误会。谁也不会对朋友圈较真,所以产生误会也无从分解。

所谓河边说话,水里有鱼听。

子非鱼,安知鱼?子非我,又安知我不知鱼?

……

朋友圈里固然有朋友,也有各种数不清的关系,爸妈亲戚在圈,领导同事在圈,故友在圈,一起参加某个活动在圈,推销在圈,买件商品买个药在圈,喊个外卖拿个快递,也可能在圈。骗子,一不小心也在……

说句话干个事,给谁看不给谁看?无意的话有心的话,又屏蔽又分组么?

圈外延越大,朋友内涵越窄。

都是“友”,也就无法区分“友”。这是天然矛盾的关系。越热闹,往外走得越多,也就越考验定力,越有机会体验孤独。

何必呢,跟自己交代就好。

有人外向不在意,有人内向怕麻烦,有人介于两者之间。依然性格使然。所以,朋友圈就是公开的私密。共享的极少一部分。

仅此而已。

各行其事而已。

如果很久没见,而我又突然想念,微信点对点就在那里,电话高铁飞机就在那里,动动嘴就能约,动动腿就能走到,无需你来揣摩。

如果随着人生境遇或彼此心境,处境不同,造成自然疏远,随缘就在那里,无需我想太多。

想发,一天数条,不想发,经年累月无一条。

一个自由如此的地方,社交成本如此低的地方,你不要告诉我能默契到哪里去。

更不用以为,能收获什么恒友闺蜜死党,他们早就在生活里各安其位。有没有朋友圈,那早就是一个自然圈。

那里有那里的乐趣和规则。

所以,朋友圈的概念,要分成两部分理解。

一是朋友代表某种交集,某种友好。

圈,因为网络无穷,无边界,那么“圈”也模糊了情感或实际的需求界限。一个无边的圈,随缘随遇的圈,其实没有多大意义。只代表:可能认识过。曾经认识过。现在认识着。

我想我愿意,你自然在我更为密切的圈,自然有更真实的交往,更友好的联系,且互相认可。你也是一样。

朋友和敌人之间,比陌生人近一点而已。

就是这么简单。